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1世纪的读书人

许多人不是倒在开始,就是倒在半路,只有少部分人能走完全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感生活:找回藏在坦桑尼亚的爱情  

2014-03-31 10:21:23|  分类: 生活分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 2011年7月,我被总公司抽调到坦桑尼亚的阿鲁沙分公司工作。背山临海的阿鲁沙处处景色清明,除了天鹅绒般亮丽的碧海蓝天,还有百里花海。看见这花海,我刹那间爱上了这座城市。就在我期待着在这座城市中能有场艳遇的时候,我的桃花运已经悄悄降临。


在一次老乡汇演上我和蔡妍相识,一见钟情的我们只用了3天时间迅速闪恋。只是3个月后,在我买美国佬豪森的汽车的时候,蔡妍迅速和豪森勾搭成奸,而他们暗渡陈仓只用了3个小时。


当我知道豪森的父母在坦桑尼亚经营着一家华文电台时,我终于知道打败我的不是时间,而是金钱。


蔡妍和我正式提出分手那天,她把我约到冰点的小酒吧里,慢条斯理地说,阿东,我们分开吧。


看着她卷曲的睫毛,我真想告诉她,那个美国佬对她不可能是真感情。可是,看她脸上决绝的表情,我硬生生咽下了那句话。


当蔡妍冰冷的背影消失在门后,我很没出息地在酒吧里喝醉了。然后,喝凉水也塞牙的戏剧性传说终于在我身上上演。我从豪森那里易手的轿车的尾巴上,伏着一个人,她吐了一地加一车,我怒不可遏。


她苍白着脸,眼睛都睁不开地对我微笑了一下说,送我回去,迈克。然后她就自来熟地躺进我的车里,怎么呼唤也不醒。


没办法,我只好把她拉回我租住的公寓。她躺在我的床上,恍惚中,对我伸出双手,迈克,来,抱我。


有时候,人在失意时会忘记道德。于是,我钻进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,她的身体很柔软,和蔡妍一样。


早晨,当第一抹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时,我睁开眼睛,看见她正安静地看着我。很尴尬,我的一夜情。


她伸出手说,你好,我叫巫凉,是阿鲁沙旅行社的一名导游。巫凉是混血儿,父亲是中国人,她出生在坦桑尼亚。她父亲一直教她说中国话,因此她会说很多中国方言。巫凉完全看不出坦裔的血统,她长着一张东方女性的标准脸型,小巧的鼻子,小巧的嘴巴。


接下来,巫凉非但没有走的意思,而且半小时之后,她就让我很久不用的厨房响起了声音。后来,我问她,昨晚为什么喝那么多的酒?


她突然就红了眼圈,说,我失恋了。


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。我忽然想起一个名字,我问她,可是叫迈克?


她点头,给我讲他们的故事。故事与我的一样,也是先闪恋,然后对方移情别恋。


恰好是周末,于是,巫凉在我的公寓待了整整一天,我发现我们在很多话题上都有共鸣。


晚上,巫凉起身要走的时候,我的心突然就空落落的。我抱了抱她,不是昨夜温存的尾巴,是真的怜惜她。


2 就这样,巫凉成了我车子的常客,我成了巫凉的司机,她领我逛遍了阿鲁沙的大街小巷。她说,有机会要领我去她的出生地,那里山清水秀,民风淳朴。


有时,我开着车,会通过后视镜偷偷看她的脸,我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纯真善良的女孩。


巫凉慢慢驶入了我的生活,让我渐渐忘记了蔡妍。一天,我打开电脑,准备删去蔡妍的相片,可是,看着她对我笑,对我假意嗔怒,穿着睡衣搂着我和我在床上亲昵的种种,我泪流满面。


这时,巫凉打来电话,问我可有时间陪她去超市,我合上了电脑,不打算删相片了。从超市回来,我去公司取了一份文件。回来后,却吓了一跳,屋子变得鲜亮,巫凉手扶着拖把杆,站在那里擦汗。我的心突然很暖,在异国他乡,巫凉让我闻到了家的味道。


巫凉做了10个菜,我们开了一瓶干红。很快巫凉便面色绯红。我想起那天,她伏在我的车上一通狂吐的样子,便抢过她的酒,倒了一杯给自己。


她低着头,突然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塞进我的嘴里。她做的菜确实好吃,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,将来找老婆,一定要娶能做一手好菜的。此时的巫凉很安静,静静地看我品菜,听我说小时候的理想。


吃完饭后,巫凉要回家。我试图亲近她,拉着她的手厚颜无耻地说,上次都在一起了,这次怕什么。


她轻轻推开我的手,我一时填补寂寞的愿望被她轻轻撇开。我只好送她回家。


公司放长假的时候,巫凉带我去了她的家乡。那是居住在西北部一个叫甸丁拉姆的部族,去的那天,赶上巫凉的表姐出嫁。奇怪的是,他们把表姐藏起来,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从一家出来又走进了另一家,找了3家都没找到表姐。


原来,这里的婚俗很奇特。在婚礼举行前夕,新娘的家人载歌载舞、吹吹打打地把新娘送到新郎所在的村庄,但并不是直接送到新郎家中,而是到村中找个隐蔽的地方把新娘藏起来。当确信新娘藏好后,送亲的人才去新郎家报信,请新郎前去寻找。


不过,任何人都不能向新郎通风报信。因为按当地风俗,如果新郎经别人通风报信后找到新娘,便是“假婚”,即使结了婚两人以后也不会幸福。


如 果新郎不能在第一户人家找到新娘,他会再到另一家去找,一次可连续寻找3家。如果这时还没找到,女方送亲的人就要将新娘接回娘家,7天以后 再送来,让新郎重新寻找,仍然是最多可以找3家。若再找不到的话,新娘又会被接走,一周后再送来“捉迷藏”,周而复始,一直到新郎找到心上人为止。


巫 凉说,当年她父母结婚的时候,因为外公外婆不同意,爸爸找妈妈用了半年的时间,直到外公看出爸爸对妈妈确实是真感情,才同意了。晚上,我躺 在巫凉外公家的草席上,外公晃着花白的头发说,经受住“迷藏婚”考验的爱情都能白头到老。现在的年轻人对婚姻太草率了,动不动就离婚,视婚姻如儿戏,而在 我们这里,婚姻是神圣的事情。


面对如水的月亮,巫凉轻轻牵起我的手,我犹豫了一下,迟缓地握住了她的手。我喜欢巫凉,但是,我心里有个结,影影绰绰,让我不舒服。


晚上,我做了个梦,梦到一条湍急的河流,我无法跨越。而河的那边,美景如春,山花遍野。


3 深夜,蔡妍的电话打过来,阿东,还好吗?


我的心已经冲出胸膛,我还是忘不了她。她说,我想见你。停了停,她说,阿东,离开你,我发现自己好孤单。那个豪森根本就不止我一个女友,我后悔了。我们重新在一起吧。


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我答应她明天就回去。


第二天,我骗了巫凉,说一个国内的朋友托我办点事,我先回去了。


到了家,蔡妍早已等在门口,她扑在我怀里,紧紧地搂着我。我把她领进屋,看着她坐在床边一点点解衣扣。


我制止了她的动作,对她说你等等。然后,我给她讲了我和巫凉的故事。没想到,她轻佻的一句话让我熄灭了所有的梦想。她说,第一次见面就和陌生人上床的女人,你能信得过吗?


似乎一语点醒梦中人。我突然明白了,梦中那条过不去的河,就是我心里的问题。虽然通过接触我知道巫凉不是那样的女孩,但是,我还是心有芥蒂。


我对蔡妍说,你让我好好想想,你睡床上,我睡沙发。


第二天,我对蔡妍说,我决心和你重新开始,和一夜情说再见。


蔡妍的声音突然提高了,我和你不是已经分手了吗?我和你的那篇已经翻过去了!


奇怪,昨夜,想和我旧情复燃的难道不是蔡妍?


一个念头在我心里慢慢成形,我冲到电脑前,打开。果然,关于她的所有照片、资料包括我们两个的亲密合影,全都无影无踪。原来,蔡妍害怕我将来会用这些照片勒索她,妨碍她的幸福。


我心里一阵悲凉,不是难过蔡妍戏弄我的感情,而是我的真情竟然没有换来她的信任。是我辜负了对我用情至深的巫凉。


我一个人跑到冰点酒吧,开了一瓶又一瓶的红酒,红酒的后劲冲上来,我趴在了桌上。我打电话给巫凉,舌头不清地问,你和迈克还联系吗?


似乎过了很久,那边才传来巫凉呜咽的声音,那天真的是我喝多了,才会把你当成迈克。但是和你接触后我发现我很喜欢你,然后我再没让你碰过我。人可以一次犯错,但是不可以次次犯错。


我明白了,心里那条河开始缓缓流淌。一个人不小心犯的错,我干嘛要揪住不放呢?难道我和蔡妍没有过去吗?


我去接巫凉回来,送了她一盆栀子花,因为它的花语是永恒的爱。


一年后,我取得了在阿鲁沙的居住权,我商量和巫凉结婚。巫凉幸福地望着我说,阿东,你能和我举行一次“迷藏婚”吗?


我高兴地说,可以啊。


2013 年,我和巫凉回到了她的家乡。婚礼举行的那天,我兴奋地骑上高头大马,第一次,在村落里找了3家都没找到巫凉,我失望而归。第二次, 我依然无功而返。在马背上,我对巫凉的思念像小鸟长了翅膀一样在天空飞翔。这一刻,我强烈地想拥有她。第三天,第四天……一周后,在离巫凉外公家很远的一 户农家,我看到了窗台上一盆鲜艳欲滴的栀子花。


我等不及了,我知道,巫凉一定在这间屋子里。我下马飞奔而去,在隔间里我看到了穿着中国红色传统礼服的巫凉,巫凉急忙扑向我,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