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1世纪的读书人

许多人不是倒在开始,就是倒在半路,只有少部分人能走完全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娘子:老房子,新房子  

2014-06-10 08:26:01|  分类: 生活分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推翻了的记忆,是岁月里难以为继的美好


外公外婆在浠沧巷住了五十来年,他们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。


老屋是外公亲手搭建的,后院中的那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则是外婆一手“拉扯大的”。天长日久,透着无限沧桑的门窗桌椅上,那被岁月的风雨侵蚀出的每一条缝隙里,都书写着外公外婆 携手走过的点点滴滴。


外婆每日都要与街坊四邻们一起吃下午茶,打打桥牌,彼此早已熟稔得如亲人一样。


外公腿脚不便,习惯于每天坐在院中的树下晒晒太阳,手里捧着一本似乎永远也翻不完的《三国演义》。觉得渴了,他便端起紫砂壶抿上一口龙井。


日子虽平淡,却安适悠闲——五十年如一日地过去。


忽然有一天,老人们习惯了的生活被骤然打破。那是一个下午,每一幢老屋的白墙上都被涂写上了一个个大大的“拆”字,鲜红、刺目、未干透的油漆还在滴滴坠落,就像外公外婆心头痛出的鲜血。


外婆与邻里的老爷爷、老奶奶们,每人拎了一张小板凳到拆迁办门口静坐示威。


腿脚不便的外公在家中不停地写申诉稿声援外婆他们。


拆迁办的人、电视台的人,甚至连那些老人的儿女们都说他们落伍、愚昧。他们给老人们讲现代化,讲城市新规划,讲国家的发展与明天。


老人们却通红着眼睛,眼里装满了痛心、委屈与愤懑。


每每拆迁办来了人,平素和蔼的外婆竟会挥起扫把,歇斯底里地喊:“谁动我的老屋,我就跟谁拼命!”这招来了更多的不解与嘲讽。拆迁办频繁的登门、儿女们的苦言相劝以及舆论无形的压力,终于让老人们妥协。老人们唯一的要求便是两年后让他们回迁。


然后,推土机来了,三下两下老屋就被夷为了平地。二老眼里的世界,那一刻随着老屋一起轰然坍塌。


两年后,外公外婆回迁入高高耸立的新楼房,原先的浠沧巷也改名为享达商业街。


楼层的高度让二老腿脚不堪重负,楼下门市整天播放的摇滚乐令二老寝食难安,汹涌的人群让外婆连买个菜都头晕脑涨……原先的老邻居们也被拆散得七零八落,外婆很难再找到她们一起聊天。


二老整天双眉紧蹙,脸上终日愁云密布。外婆总是说:“待在屋里就顺不过气来。”外公双腿不便,更是感叹自己:“仿佛住进了笼子里。”


什么现代化,什么新规划,二老不了解,他们只知道自己不习惯,非常不习惯。


他们常常聊起原先在老屋的生活,那是他们脸上笑得最开心的时候,可聊完之后是更深的落寞。


老屋中的那些人、那些事,陪伴了二老五十多年,早已超越了习惯,融入到他们的血液里,成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。可现在,这些却被残忍地剥离,成为散落在虚无中的记忆的碎片。而那些空洞的怀想,是否可以支撑起他们安详、平和、愉悦的晚年?我不知道。而他们——外公外婆,也许知道,只不过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