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1世纪的读书人

许多人不是倒在开始,就是倒在半路,只有少部分人能走完全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月亮和星星下面  

2015-02-14 08:38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哪样东西在眼皮上晃?少年迷迷糊糊,睡眼惺忪,发觉屋外天光显得格外清澈、明亮。映得屋壁内也影影绰绰。接着,他一骨碌翻起身,飞快地穿衣洗漱。拎起书包出门。


空气凉幽幽地雾到脸上。峡谷上空几乎不见一丝云,暗青色的苍穹深处,秋天的星宿显得繁密,其中有两三颗看似核桃般大,棱角分明,十分耀眼。


不过。最明最亮的是那轮圆月,像白银打制的一面镜子。月已偏西,无垠的光芒映照着静幽幽的澜沧江,映照着江边开阔、起伏的坝子。远处,山腰,有灰蓝色的薄雾在清晰地游动。


拂晓,在月亮和星星下面,沿水而上。穿村庄、过树林,少年经常这样独自去上学。


路边的流水淙淙鸣响,还有虫子发出尖细的轻叫,田垄间恍惚有黑影在快速窜动。那应该是豪猪或狸猫。还有,夜鹰掠过林梢,翅膀刷地一闪,在半空中把空气雪亮地划开。


和往常一样,有那么点不安,不过少年并不害怕,已经习惯,今天也不觉得有啥不同——这应该就是拂晓前的天色。


可是,当他往左再往右,接连拐了两个90度的弯,踏上喜树林荫下面的石子路——尽头处就是坐西朝东的学校大门——突然感到哪点不对?大门内也是林木浓密,那些枝桠密匝的大树,在高空中把黑影团团块块地抛下来。


门没开,还黑乎乎、冷湫湫地紧闭。听不见半点人声。少年觉得自己正走向一个陌生、怪异的城堡。


出了哪样事?要么,一夜之间校门改朝北边?


他敲门。好半天,大门吱咕地开了一条缝。一柱电筒光照出来。看清是一个走读生后。守门师傅的口气显得吃惊,说:“才3点钟,你昨个就摸来?赶快回去睡!”


瞧着这个娃娃转身,师傅复又把门闩上。四周又陷入静寂。箐河水哗哗奔流,星月的辉光显得迷幻。


少年转身离开。他没有回家。


深更半夜独自走这么远的路,这还是头一回。现在,他甚至有些后怕起来。他屋里床头上的作息表上写着:6点半起床,然后到校,早操早读。8点上课。平时也有看不准天色、起床出门偏早的时候,但误差一般半个小时。最早一回也只是5点半。可今天咋个这般昏懵?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
他来到墙院外的操场上,跑了几圈,让身子冒出些热气,然后蹲下来,蜷缩在一棵杨梅果树下,想就这样靠着打个盹。


一点睡意都没有,还有些冷。峡谷东南边升起几块灰白的云朵,而月亮,离三尖石又近了一些,但光华不减。


少年家里没有钟,看不着时间,很麻烦。父亲有一块表,还有一只黑皮套裹着、大砖头似的收音机,但它们都是乡村教师的随身之物,留不在家里。原先可以听新街上的广播。可它8点或者8点半才叫,而且也已经哑了一年多。


冬天又快到啰,大峡谷的天将愈加黑得早亮得晚。如果那月盘上刻着时针、分针和秒针,那该多好啊!


他坐在树下,直到学校的晨钟敲响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